- 序 -

“2018年对于全球经济来说十分不平凡,这是很多人眼中艰难的一年。全球经济局势景气不足,国际局势扑朔迷离,地缘政治局势复杂、全球去杠杆进程如火如荼、贸易谈判徘徊不前… 2019已经到来,很多2018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并未解决。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一年?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?曼惠网特邀10大经济学家与您一起探路2019,问道未来!”

嘉宾介绍
本期嘉宾:伍戈

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

主要观点

2018年经济形势被低估 2019年全球经济充满挑战

失业率有底线,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突出。

稳定经济不仅靠“降杠杆”,深层次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。

短期总量货币扩张有利于解决“民企融资难”问题

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经济冲击有限 应着力解决高科技领域竞争等问题

2018年经济形势被低估 

2019年全球经济充满挑战

曼惠网网站:2018年全球经济受地缘政治、去杠杆等多种因素冲击,您认为,我们应该怎样看待2019年经济形势? 2019年比2018年更大的挑战在哪些方面?

伍戈: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快于2017年,中国房地产、外需发展平稳,虽然股市行情恶化,降杠杆政策给宏观经济运行带来一定矛盾,但是2018年实体经济局势并不像各界认为的那样恶劣;从世界其他区域来看,美国、日本、欧洲国家经济形势稳定,尤其是美国,2018年经济增速和各项质变都保持良好水平。

现在一致认为,2019年会是近3年中形势较差的年份,这从实体经济增长、全球预期等方面都可以反映出来。从近期PMI数据可以看出,美日欧经济都会在2019年同步下行。对中国而言,2019年GDP同比增速也会低于2018年。

失业率有底线

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突出

曼惠网网站:互联网、金融等领域迎来“降薪裁员潮”,与官方显示的失业率低位相矛盾。您认为,当前就业形势实质上是好是坏? 

伍戈:失业率问题要着眼于劳动力市场的供给与需求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导致需求明显下降,同时大学生、进城农民工创造出新的劳动力供给。

综合来看,2019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加,失业率肯定会上涨,涨幅有待进一步考量。如果2019年我国GDP保持在6%左右,则新增就业数量可以达到1100万以上,与此同时调查失业率也能在5.5%以下。所以今年的失业率应该能保持在政府合意区间内,不会引发过度的社会动荡。

劳动力市场出现结构性矛盾,表现为就业人员以及行业的不平衡。由于高校扩招以及城市发展规划等政策性原因,低端劳动力增速低于高校毕业生;金融行业去杠杆多,股市如果行情走弱,那么以大学生为主要从业人员的金融领域就业状况恶化;同时,以中等技术工人为主的制造业、农民工为主的服务业价格因供不应求而上升,劳动力呈现稀缺状态。至于互联网行业严峻的就业形势,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行业发展周期导致的资本聚集速度变慢。

总之,虽然经济下行会产生一定的就业压力,但如果经济增速控制在合意区间内,失业率会有底线。而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矛盾会非常突出。

稳定经济不仅靠“降杠杆”

深层次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

曼惠网网站:2019年降杠杆进程是否会变慢? 

伍戈:第一,“去杠杆”这个说法在中央政治局文件中已经消失,现在只有政策态势上的一些边际转变;

第二,降杠杆机制不明确、难以量化,只能作为宏观经济政策的参考目标,不能将其作为决定性目标。经济周期形式决定政策动态变化,今年可能有些地方去杠杆,但是从整体经济杠杆率来看,可能需要一个稳中略深的态势才能稳定经济。

去杠杆政策是阶段性、动态性、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,宏观经济需要更深层次结构性改革。纵观国内外形势,如果预计2019年外需相比2018年下降,则国内经济企稳需要加杠杆扩大内需;融资平台如果不追求稳定增长,则杠杆可以轻易去掉,但这种做法脱离实际目标;而一旦内外形势发生变化,去杠杆政策在实际行动上必定会出现边际上的变化。大家都知道今年基建“加码”,资金并非直接来源于当期税收而是借债,就是政府在这块领域加杠杆。

短期总量货币扩张

有利于解决“民企融资难”问题

曼惠网网站:目前大部分定向政策解决民企融资成本问题收效有限,结构性融资政策能否解决民企融资成本问题,还是一定要有总量改变?

伍戈:民企对资金的需求迫切,但融资成本高、资金可获得性低。短期的政策纾困在信号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,但实际效果可能需要其他政策,特别是总量性政策补充。

民企的表外融资渠道在法规约束及去杠杆背景下受到显著压缩,相对于国企融资难度增大,这更多是受到货币总量收缩的影响。短期内货币状况回归常态,M2与社融企稳回升,民营企业的融资才会有所改善。中长线肯定需要结构性改革,但这是个长期过程;短期来说,总量适度扩张对民企是非常关键的,至少需要让整体信用或货币与名义GDP保持相对一致。

中美应着力解决高科技领域竞争问题

曼惠网网站: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两败俱伤,您认为,2019年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?

伍戈:中美贸易摩擦目前还没有对我国经济造成严重问题,因为2018年中国出口同比增速在10%左右,高于2017年,所以贸易战的实质影响尚未体现,甚至我国还出现贸易抢跑效应――有些月份中国面临关税威胁提前出口。

中美贸易摩擦最大的影响是在全球经济增速、汇率变化等方面。在2019年的贸易谈判中,双方如果达成协议,关税就不会进一步上升,这对贸易紧张关系是一个缓解,所以不要夸大中美贸易关系所带来的威胁,因为对美贸易只占我国贸易总额不到1/4。我们应着眼于跨国投资、高科技领域博弈等比贸易摩擦更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曼惠网网站:您认为,美国对中国信息通讯领域的追赶态度是怎样的?

伍戈:中美在某些领域有起步时间的差异。但在5G网络、人工智能、物流网等方面,中美几乎是在同一起跑线的,美国更加重视也在情理之中。


更多
往期回顾
评论
栏目介绍

《金融街会客厅》是曼惠网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,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、经济学家、上市公司高管、资深市场人士等,力求拓展信息,传达价值,感受睿智,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。

联系方式

曼惠网网站电话:010-58325388

邮箱:fang.bao@jrj.com.cn

邮编:100052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

关注我们